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维勇】生人勿进 Final Chapter

生人勿进Final Chapter

 

这章看完,你们会发现lo主是个x冷淡。(苦笑

开不快的车,不如拆了它

 

1.

深秋,或是初冬。

胜生勇利一直弄不清他出生的这个时候,究竟属于什么季节,说冷吧,似乎也没有太冷,可草木确实已经不是秋天的模样了。

 

勇利把手插进口袋里,风衣领子轻轻蹭着下颌。

从十五岁开始,他爱上了黑夜,大雪,和岁末年初的凛冬。

 

“胜生先生,”同事走过来,“早啊!”

“嗯,早。”勇利笑着回应道。

“真是冷呐!”同事把厚外套脱下来挂进储物柜,“胜生先生不冷吗?总觉得这个季节穿风衣不合适了呢。”

“还好吧,我不太怕冷的。”

“这样哦。”同事笑笑。

 

勇利把风衣挂起来,手指顺着衣服精致的线条抚下来。

他想到了很多,或者说,这些年来,他心里一直装着很多。

 

出现在黑夜里的男人,瞳孔是天空颜色的男人,喜欢穿风衣戴皮手套的男人,没有体温但眼神炽热的男人…

今天晚上,会见到的男人。

 

他还记得吗?十年前的约定。

 

勇利垂下视线,把工作牌挂在脖子上。

 

“胜生勇利 ”

勇利看着这几个字。

 

身为人类的,胜生勇利。

 

十年里,可以发生很多。勇利十八岁考回了日本的大学,依然是读语言,进修了商务翻译,毕业后辗转几家公司,终于是稳定了。

勇利倒不在乎长远或者稳定,他只想任性的多体验些东西。

他永远记得维克托的话:

“生而为人,你要看看这个世界。”

 

工作里,他见过了各种人,冠冕堂皇的,装模作样的,诚心诚意的,踏实勤恳的。

世界上总还有值得人们眷恋的美好,但就如同点起蜡烛必然投下阴影,明暗,善恶,总是依偎着,相生相克。

 

久了,也就不那么在意了。人间不就是这样,他只在一心一意等那个人回来。

 

大学时候勇利去了很多地方,有时和同学一起,有时独自一人。他总觉得,每个繁华都市的白天都是差不多的,忙碌且拥挤,衣着严肃的上班族夹着公文包,面无表情的穿梭在地铁和巴士车站。

反倒是夜,活色生香一些。

 

每个地方的夜都不一样,这是勇利的感受。

也许是先入为主吧,他想,毕竟他是喜欢夜的那一类人。

不知道从哪一次旅行开始,勇利忽然萌生了,带上他爱的人,逛遍这世界每一处夜晚的想法。

有些危险,但正因为危险而有了刺激和新鲜,他不担心自己或对方会失控,因为他们有了可以控制对方的彼此。

 

想到这勇利笑了。

他还没有成为维克托的同类,却忍不住幻想未来的样子。

 

他也看过了一些吸血鬼电影,算了,那些演员演技再精湛外表再华丽,都比不上他十五岁那年,盛装推开礼堂大门,向他走来时那不慌张,不犹豫,不退让的维克托。

 

爱是演不出来的,尤其是特定在一个人身上的爱。演员们可以含情脉脉,可以目光撩人,可以欲迎还拒欲说还休。

但那都是手段,不是感情。

 

上班时间到了,同事们陆陆续续到齐,过一会儿要开早会。

勇利整理了一下领带。

最后一天了。

身为人类的,胜生勇利的,最后一天。

 

 

 

2.

 

东京真是个繁忙到让人透不过气的城市,维克托这样想着,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。

人群从地铁出站口涌出来,像凭空出现一样,霓虹照着他们的脸,面无表情的,严肃冷峻的,和旁人有说有笑的,独自黯然省神伤的。

 

维克托很少这样接近人群,这就像是扎进羊群的狼,四下里都是唾手可得的猎物。

但此刻维克托并不危险,他心思不在那群散发着血香的人类身上,他正努力的从复杂气息里,分辨出一缕他最爱的。

 

十年,对维克托而言并不漫长。他早就度过了无数个十年,久到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出时间的流逝,好像是花刚开,就败了,秋风刚起,就落雪了。

能使岁月变得漫长的,只有等待。

 

他知道勇利并不在这里,他也知道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几个小时,但他还是来到这里,勇利每天上下班要路过的地方。

他只想在这呆上一会儿。

因为他不知道,勇利还会不会接纳他。

 

十年前那个干净的少年,对撑着门的维克托笑着说,进来吧。

 

应该让对的人进去。

如果他不再是勇利对的人了呢?

 

十年里,他有很多机会接近勇利,但他都放弃了,因为怕自己疏漏了什么而被勇利发现,打乱了他的计划,干扰了他平静的生活。

 

也许他真的应该再也不出现了。

 

维克托沿着路走,几个小时足够他从市中心走到勇利居住的地方。

一路上他反复问自己,如果迎接他的是一扇禁闭的窗,他该怎么办呢?

还能怎么办,当然是离开。

那接下来呢?

接下来是慢慢遗忘。

岁月那么长,他总有办法去遗忘。

或者,长成他生命的一部分,就如同他其他所有可怕的,充斥着恶意的部分一样,与这颗凉透的心和平共生。

 

维克托笑了。

真是,他怕什么呢。

 

夜风吹乱他的头发,他感觉不到寒意,但那清晰的力度撞在皮肤上,颇有些凛冽感。

想要飞奔到勇利身边,想要闯进他的领地,想要肆意妄为的——

 

“还真来了啊?”

维克托停下脚步。

“我以为你会放弃的。”

戴兜帽的少年从街角的阴影里走出来,看着一脸戒备的维克托,轻轻“啧”了一声。

 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“我这次不是来阻止你的。”

尤里把兜帽掀起来,眼神平静的注视着维克托。

“作为长亲,祝贺你。”

啊,是这样,维克托几乎忘了,转变他的人,正是这个少年模样的金发吸血鬼。

 

“谢谢,”维克托沉吟片刻,别扭的说出这个单词,“但我不确定…”

“啊,好烦,”尤里打断了维克托,移开视线,“家族里的后辈名字和我一样,什么的。”

“也不是完全一样。”

“会被叫错吧,我要给他改名字。”

“休想。”

 

尤里蹙起眉,这让他年轻的脸庞看起来有一种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居高临下,虽然他比维克托矮了一头不止。

维克托低下头,他应该在长亲面前表现出适格的恭顺。

 

“尤里奥。”维克托说道。

“嗯,可以,”尤里思索着,点点头,“我认可这个名字。”

“好的,尤里奥。”维克托笑了。

“嗯?我?”尤里瞪起眼睛,“你,把我名字改了?”

“称呼而已,不重要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改他的?”

“他很重要。”

 

尤里紧紧抿起嘴唇,好像不这么做他就会吐出来似的。

 

“无聊。”他咬着牙把这个词挤出来,转身要离开。

 

“喂,我说。”维克托叫住他。

“啊?”

“为什么会这么确定?”

 

尤里微微沉下肩膀,像是什么东西忽然压住了他。

“长亲没有那么好当的啊维克托。”

嗯?维克托没明白尤里的意思。

“自己后辈重视的,自然也要,多留意一些。”

 

这样啊。

是在替自己默默关照着勇利吗?

 

“你能幸福,也算是,也算是我——”

 

“谢谢。”

维克托说道,诚恳且清晰。

“谢谢你,尤里奥。”

 

因为意外的转变而始终抱有歉意?

没关系。

如今,维克托已经接纳了自己。

身为吸血鬼的自己。

 

“别这么叫我。”尤里嘟囔着,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

维克托昂起头,迎着风甩了甩头发。

当意识到自己是被祝福的,被等待的那一个,幸福感就会像这些风一样,填满心里的每一处缝隙。

 


 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85563413157082

 

 
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

小天使们的鼓励和支持我都特别,特别珍惜

也是我一直写的动力之一

 

很喜欢维勇,希望他们的故事永远是幸福的

 

最后,嗯,这个终章不知道算不算好…真是车技不行啊(叹气)

 

还是想感谢大家,说多少次谢谢都不够呢

 

爱你们
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93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