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维勇】生人勿进 chapter 8

生人勿进 chapter 8

 

吸血鬼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

 

 

Chapter 8

 

维克托的作息和勇利永远都不一致,确切的说,维克托是没有“作息”的。

但他很喜欢少年睡在他身边的感觉,整个人都柔软的陷进床垫里。维克托点着昏暗的台灯看书,但大部分时间,他选择看勇利。

 

少年轻缓的呼吸,比情诗还要温柔。

 

身为人类的时候,维克图没有体会过爱情,死后又孤独了数百年,就在他已经放弃的时候,忽然在少年身上,读懂了莎士比亚。

 

维克托笑了,他本是不喜欢情诗的,那样美好的东西,类似阳光,生命,万物蓬勃的东西,他永远都遇不上。

 

浴室的门咔哒一声打开,热气蒸腾着水雾,勇利的气息伴随着化学制品的香味漫延开。

 

“维克托回来的好晚啊。”勇利说道,拉紧浴袍的衣襟,跑过来。

少年连同他身上湿润的味道,一并冲进维克托鼻腔。

 

“你也不擦干头发。”维克托低声责怪道,少年扑进他怀里,滴着水的发梢蹭在胸前。维克托扶着勇利坐在床边,拿起毛巾帮勇利擦头发。

“维克托——”勇利轻声唤着,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?”维克托问得漫不经心。

“极夜就要过完了。”

 

手头动作一滞,少年透亮如水的心思被维克托洞察。

按照他一贯的做法,他会趁着极夜没过去的时机离开,免去时差带来的困扰,确保自己能在夜里降落在这世界的另一个地方。

这是安全又明智的做法。

 

“是吗?广播里还没有说。”维克托故作平静的拢起少年额前的短发。

“毕竟元旦已经过完了。”

“嗯,是啊。”

“维克托要走么?”

 

盘旋已久的问题终于落地。

像一只鸟,轻盈的落在维克托心里,小爪子挠出一阵清晰的刺痛。

 

“维克托可以不走吗?”

少年抬起头,望着维克托。

这眼神让他想起了当他还是个人类的时候,出征前,人们站在街边为他们送别,鲜花高高抛起,落在路上,马蹄踏过去,泥土和碾碎的花枝,散发着清新但哀怨的味道。

 

少年忽然拉过维克托衣领,拽着他倒在勇利身上。

 

“勇利!”

维克托不曾料想勇利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他尽量撑着床,免得把重量全压在勇利身上。少年的心跳隔着紧贴的胸膛传过来,像个小拳头,一下一下砸向维克托。

 

仿佛有个声音在脑子里一遍遍重复:

低头吧,维克托。

用尽全力的向命运低头吧。

 

“我有本事让维克托留下来吗?”

少年的声音很轻,这灯火昏黄的夜加深了他语气里的暧昧,他抬起胳膊搂住维克托肩膀,手指摸索着攀上后颈。

体温透过衬衣,少年的触摸成功点燃了维克托体内的某种激情,他低下头,吻住少年微启的嘴唇。

舌尖上传来柔软的触感,细致且湿润的吻很容易让人陷入疯狂。维克托觉得,这个吻对勇利来说也许并不舒服,因为维克托的太冷了,像含了冰。

但少年生涩的回应着,年轻人独有的急躁和热烈让维克托丢盔卸甲,他没办法在勇利面前游刃有余。

这块冰怕是要融化在勇利嘴里了。

 

维克托抱紧勇利,翻了个身。少年的体格对维克托而言太瘦小纤细,他坐起来,让勇利骑在他腿上,这样两个人都更舒服些。

 

断断续续的亲吻把欲望挑得更高,勇利脸颊泛红,醉酒一样熏熏然带着些许迷离。

尽管维克托冰凉苍白的身体似乎不受这些欲望的影响,但他清楚再这样下去……

 

情欲,不管是对人类还是对吸血鬼,效力相等。

 

“维克托……”勇利的浴衣早就散开,挂在他肩膀上。少年的肩膀瘦削且嶙峋,不及成年人宽厚,看起来有种青春特有的性感。

 

勇利扶着维克托肩膀,身子蹭过来,脖子就在维克托唇边,他灼热的呼吸略过维克托耳畔,像一阵风,恶狠狠的扑进维克托心里。

 

少年血液里的甜味,因为欲望而无限放大。加速的心跳,紊乱的呼吸,心爱的人就在怀里,伏在胸前…

 

维克托转过脸,勇利的眼神投过来。那双干净的棕色瞳孔此刻点着火,比记忆中盛夏的阳光还要灼眼。

也许上帝从来都没有夺走维克托的太阳,只是把它放进了少年的眼睛里。

 

维克托几乎听见了理智崩溃后的脆响。

心里不断重复着,不可以,不可以,他是个孩子,他才十五岁…

 

但嘴唇还是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。

颈侧的皮肤很薄,芬芳甘美的血液奔腾着。维克托的尖牙蹭过去,带出少年一阵战栗。

 

“唔……”

 

勇利轻声惊呼,尖牙带来的刺痛和恐惧让他发抖。

 

维克托亲吻着,他很想收起尖牙,但生理上的反应由不得他做主。情欲,饥饿,渴求,占有……所有一切都像罪孽一样吞噬着维克托的理智。

但是少年发抖的身体更让他心疼。

 

到底还是在怕啊。

 

“可以哦…”勇利轻声说着,手指捏紧了维克托的肩膀。

 

“把我带进你的世界,让我远离死亡…”

少年嗓音清澈低沉,像是吟颂圣歌般的耳语。

 

“我想,成为维克托的一部分,成为……”

 

维克托把头埋进少年颈窝里。勾人的甜,不同于人世间任何一种甜。

维克托在少年汹涌的气息里回忆起了很多永远离他而去的东西。

新烤好的面包,成熟的水果,阳光下猫咪慵懒的甩着尾巴尖,炙烤后树林蒸腾起的氤氲……

 

勇利身上蕴藏着整个世界的美好。

维克托可以将他据为己有,当然,他可以成为勇利的长亲,转变他,享用他,将他禁锢在黑暗中,禁锢在他永恒的生命里。

 

但他不能,不忍。

阳光下的灿烂的,他所珍爱的生命。

 

“勇利不懂…”

永生的痛。

永生却只能行走在黑暗中的痛。

 

“维克托要拒绝我吗?”

勇利问。

悲伤的味道闻起来像腥咸的海水,带点苦涩。

 

“勇利,还是孩子呢。”

维克托抬起头,手掌覆在少年脸颊上。

 

细腻柔滑如同绸缎的质感。

眼泪滑下来,畅通无阻的渗进维克托指缝。

 

“所以,维克托不愿意?”

 

面对勇利的眼泪,维克托并没有太意外,他感受到了少年的难过,却无能为力,只能拭去那些泪水。

 

“听着啊,勇利。”

维克托低声说道,把少年的头按进自己怀里。

“勇利才十五岁,对不对?勇利的人生,还没开始呢。”

 

少年抽泣着,没有回应。

 

“生而为人,要好好看看这个世界。”

“吸血鬼要面对的,不仅仅是失去太阳,靠鲜血为生那么简单。”

 

“可我都不在乎!”

少年挣脱了维克托的怀抱,大声喊道,眼泪把他眼睛浸得瞳孔,睫毛湿漉漉的垂下来,像秋雨里被打得飘零的花瓣。

 

维克托那颗缓慢跳动的心脏,因为勇利这一声喊而抽紧。

时间流水一样从他身上过去,带走了他曾经身为人类的敏感脆弱,但在勇利庞杂的悲伤面前,情绪开始复苏,仿佛被唤醒,重新在刺痛中流出鲜血。

 

“我在乎啊,我爱勇利,我爱你,爱到恨不能把你捆在身边,爱到想自私的转变你,强迫你永远,永远都和我一起。”

 

少年的脸颊在维克托坦诚的告白中开始泛红。他低下头,抽着鼻子,但不再流泪了。

 

“但我还是希望,勇利可以拥有一个不错的人生。”

 

“所以,维克托要离开我了吗?”

光芒暗去的瞳孔,像是什么东西被驱逐出境。

 

“勇利,看着我。”

少年有些不情愿的抬起视线。

“我们约定一个时间,勇利长大后的时间,到那个时候,如果勇利还爱我,还是愿意成为我这样的存在,那么,我就成全你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少年懵懂的眼睛望着维克托,像极了那天他在森林了遇见的鹿,“维克托想说什么?”

“勇利还有很多选择呢,”维克托没有回答少年的发问,自顾自的继续说道,“将来还可以读大学,可以去很多地方旅行,遇见新的朋友,或者,喜欢上人类……”

“什么啊?”

“对了,勇利还要好好照顾妈妈……”

提及母亲,勇利的表情瞬间黯淡,收起了烦躁和怒意,陷入类似忏悔的沉思。

 

“可是我喜欢你,”勇利小声说道,视线垂下去,怯怯的,因为这两难的境地而抬不起头,“很喜欢你。”

 

维克托笑笑,他明白年少的喜欢,也明白这些喜欢大多无疾而终。

而吸血鬼与人类的爱情,一旦踏出那一步,便承受不起无疾而终。

 

“这样吧,等到勇利二十五岁,如果勇利还是如今天这样想,就在生日那天夜里把窗户打开,我会去见勇利的。”

维克托拉起少年的浴衣,让它服帖的盖住少年肩膀。他仔细整理着那些边角,好像这样做可以缓解心里翻腾叫嚣着的歉意。

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是最好,他也不知道勇利能否在那十年间获得幸福,他更不知道结局会如何……

 

他只是希望,勇利和他在一起,是慎重,且笃定,且无怨无悔的。

 

“如果勇利不再喜欢我,想作为人类生存下去,就不要开窗户了。”

 

眼泪再一次冲上少年的眼底。

“维克托会离开我十年?”

“嗯。”

“好,”少年重重的点头,“好,我等你。”

 

维克托把勇利抱进怀里。

撕裂的情绪,矛盾的情绪,像被夹在墙缝里一样的情绪。

该期待,还是该放弃?

 

算了。以后就交给以后,十年对他而言不过是几番轮回,反正他的世界里只有永恒的夜晚,“未来”对他而言渺渺茫茫,没有尽头。

且盼着吧。

 

维克托闭上眼睛,勇利靠近他的怀里,依然在啜泣。

“睡吧,亲爱的。”维克托在勇利耳边低语,轻拍着他的背。吸血鬼对人类精神的控制慢慢释放,勇利陷入昏沉,轻阖了眼睛。

维克托把他放在床上,替他盖上被子。

 

“主还会倾听我的祈求么?”他低声问道。

“如果还愿意听的话,请满足我一个心愿。”

“请保佑这个孩子一生平顺,无病无灾。”

 

维克托俯下身,吻了吻勇利的额头,随后站起来,关上灯。

 

黑暗带给他无尽的安全感,他走出房间,走出勇利的家。午夜的街道宁静且空旷,大雪的痕迹已经消除得所剩无几。

他把手叉进口袋,沿着街走。这样的夜太安静了,安静得仿佛末日将至,人类文明全然陷落。

有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,马达声尖厉的划破寂静,刺着他敏锐的耳膜。

 

随后惊觉,此时此刻,他前所未有的爱这人间。

 

 

 

TBC

 

写这章时候,脑子里在想海子的一句诗

 

“你来人间一趟/你要看看太阳/和你的心上人/一起走在街上”

和我的主题并不一样但是一直在脑子里…

 

其实不知道该用TBC还是END,因为正文好像完了(……?)

但是后面还有,番外?大概是这种东西,讲十年后,给老维开荤(。)

不过打算过几天再写了,最近事情太多orz


感谢阅读!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87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