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维勇】生人勿进 chapter 7


吸血鬼维克托X 高中生勇利


chapter 7

 

年末,黑夜中的城市沉浸在新年将至的喜悦中。

就要元旦了。

这意味着——

 

“周五的舞会!”

放学的时候,勇利听到同学们热情的议论。

“你有没有找到舞伴呢?”

“我想问问艾莉会不会同意……”

“哈哈哈!想邀请艾莉的人会排起队吧!”

“拜托——!”

“好啦!”

 

舞会啊,这种事情,勇利叹口气,他不会跳舞,虽然读小学的时候练过一些基础,还算有功底,但要让他认认真真的搂着舞伴站在大厅里跳舞——

光是想想,就起鸡皮疙瘩。

 

“这个,可以不参加吗?”勇利小心的询问着老师。

“为什么不参加呢?”

“我不会跳舞。”

“只是个仪式,还是参加比较好吧,不会跳舞也没关系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 

即使会跳舞也没不行吧,勇利去哪找舞伴呢,跟谁都不熟悉,随便去邀请很尴尬吧,俄罗斯姑娘又个个身材高挑——

 

“勇利,有什么心事吗?”维克托见勇利垂头丧气的回来,这样问道。

“就要新年了。”

“是啊,但是新年应该是开心才对。”

“新年,学校要举办舞会的……”

勇利声音低下去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

维克托歪着头,目光沉着,随后甩甩刘海儿,笑了。

“勇利要邀请我跳舞吗?”

“诶?”勇利猛地抬头,对上维克托安静的瞳孔。

他把维克托当成了只有他一人知晓的秘密,不愿意叫其他人知悉维克托的存在。这是种奇妙的感觉,好像维克托的存在只为了他一个人。他没有想过邀请维克托参加舞会,维克托太显眼,也太危险。

勇利隐秘又自私的,不想让人认识维克托。

 

“不想吗?”维克托笑,摸摸勇利的脸颊,“我很会跳舞,可以教你。”

“维克托不会难受吗?到处都是人,成百上千的人。”勇利思索着,这样问道。

“勇利在旁边就没关系。”

这样啊,勇利害羞的低下头。

维克托是只为自己存在的,这样确定了,而越发安心。

 

“来,”维克托站起身,走到客厅中央,冲勇利伸出手,“练习一下找找感觉?”

谁能拒绝维克托这样的人呢?衬衣勾勒出男人匀称的肌理,灯光投下明暗,男人肤色苍白,眉梢眼角带笑,比精心雕琢的塑像更美。

 

勇利害羞的伸出手,维克托冰凉的手指轻轻拢住勇利,温柔的像是要困住一只鸟。

 

“勇利会跳舞吗?”维克托问道,揽住勇利的腰。

“会一点点…”

“只要勇利能体会我的暗示,跟着我的舞步跳就好了。”

 

手指相扣,维克托轻轻推了一把,勇利意会,从头,到颈,到肩背,到腰,到腿,像一笔就能勾勒出的线,柔软的,在维克托的指挥下,或急或缓,或张或弛。

 

“勇利腰身很软啊。”维克托轻笑。

这样的赞美听得勇利耳根泛红,来不及反应,维克托俯下身子,压着勇利向后仰去。

男人扣在腰间的手指用上力气,稳稳托着勇利。视线里,维克托湛蓝的瞳孔越来越近。

你真的想好好练习吗?勇利想着,故意不按着维克托的意图来,头一偏,勾着腿轻轻踢了维克托一脚。

“哦?”维克托微微惊讶的笑了,抱着勇利直起身子,换了一种舞步。

 

探戈?维克托这个水平上升的也太快了吧?

但是这难不倒勇利。他不是跳不出,只是探戈有些舞步太热烈大胆了,他放不开。

与其说是跳舞,不如说是在踩着节奏,用腿,用腰,用眼神蜻蜓点水的挑逗,一进一退,欲迎还拒。

维克托的热情从指间传来,他在暗示勇利不要害羞。

勇利望着维克托的眼睛,冷调的颜色点着火,这点火擦着了勇利的心。

怕什么,就只有他们两个,勇利抬腿,凭感觉跟上维克托的节奏。

胳膊搭上去,带点慵懒闲散,腿靠上去,再逃开,身子贴上去,再

远离,舞步交错间若即若离的碰触。

 

“勇利,很厉害哦。”维克托耳语道,把勇利引到他怀里,抱住。

“维克托?”

男人轻轻靠在勇利颈侧,跳舞让勇利身上热腾腾的,心跳也很快,砰砰撞着胸膛。

维克托被影响到了吧?

男人没有回答,但勇利听到了他喉咙中咯咯的喘息。

 

“维克托?”

“很快就好了,没关系。”

男人低声道,嗓音还有些哑,但还安稳。

 

“维克托!”勇利转过身,捧起维克托的脸。

冰冷苍白的男人,眼中热烈的渴求,仿佛被囚禁了几个世纪的罪人,全心全意的渴求着救赎,拼命压抑天性让他看起来疲倦又憔悴,但那双眼睛依然属于勇利熟悉的维克托。

他没有发狂。

 

“果然啊,维克托还是不要参加舞会了,那么多人——”

“我这样,并不是因为人很多,或者我很饿。”维克托平静下来,开口道。

 

男人的瞳孔深沉如海。

 

“是因为勇利啊,只有勇利会让我这样,也只有勇利能让我平静。”

 

这样吗?

但是——

“维克托一直在克制,很辛苦吧。”

“嗯?不会啊,不会的。”

“维克托很喜欢,却,却——”

勇利不知道该如何传达这样的念头,他想被维克托咬的念头。

 

“还不到时候。”维克托垂下头,头发挡住他的神情,让勇利看不懂。

 

 

舞会那天的安排很倒是轻松,上午休息,下午大家凑在礼堂听校长致新年贺词,晚上用过晚宴,就是华丽又令人期待的舞会了,舞会只有高年级学生参与,他们高中生涯里有三次机会,邀请中意的人,一起跳支舞。

 

勇利在化妆间等待,他和维克托说好了,晚上在这里见面。

学生们匆忙的来来去去,女生们换上小裙子,踩着高跟鞋,男生们打了领结。

大家看起来都这样光彩照人啊。

勇利又开始紧张。

 

维克托再不来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理自己了。

 

“勇利!”少年嗓音洪亮又热情。

“哎!”是披集。

“你还没准备好吗?”

“嗯,没。”

披集显然很擅长打扮,他本来就喜欢聚会,勇利看着他笔挺的礼服和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,暗自叹气。

“我来帮你吧?”

“可以吗?”想得到救星一样,勇利心里昂扬起来。

“当然!”

 

勇利摘下眼镜,披集从化妆台上拿起发胶,开始摆弄勇利的刘海。

 

“勇利这样看起来帅气多了,啊不,一直很帅的,但是这样,气势会很不同。”

“怎样?”

“自己看看啦。”

 

勇利没戴眼镜,但还是可以看清镜子里的自己。刘海梳上去,露出额头,这副打扮让他看起来成熟了些,不像个娃娃脸的孩子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戴眼镜的缘故,眼神看起来也有点不一样。

勇利说不上那是种什么眼神,隐约觉得自己锋利了起来。

 

“谢谢你呐,披集。”

“客气什么!快走吧就要开始了。”

勇利跟着披集走出去。披集的舞伴在门口等他,看到勇利的时候,显得有些惊讶。

 

“胜生勇利?”她问。

“嗯,是。”勇利心不在焉的答应着,四处寻找维克托的身影。

“你是那个,日本的留学生?”

“是。”

女生点点头,把视线从勇利身上拉回来,挽着披集离去。

 

乐队拉响了开场的曲目,气氛逐渐活跃。

可是维克托在哪?

 

“姑娘们!小伙子们!”校长站在舞池中央,“新年到来之际,让我们牵起我们的挚友,同窗,或是爱慕之人,随着这欢快的曲调,一起跳起来吧!”

台下的学生们开始鼓掌。

 

维克托呢?

 

礼堂沉重的大门发出吱呀声,人们慢慢停下,齐刷刷的望过去。

门扇缓慢打开,颀长的男人站在门口。

 

“勇利!”他笑起来,旁若无人的挥挥手。

他永远有在人群中一下子找到勇利的本事。

勇利没戴眼镜,他看不清,但听到维克托的声音,就踏实了。

 

男人向他走来,穿过惊讶的人群,穿过乐队,穿过嘈杂的窃窃私语,他身上礼服样式古典,装饰着考究的流苏和绑带,大约不属于这个时代。

 

穿过时间和空间为他而来的,他的舞伴,他的爱慕之人。

好像他活了那么久,在黑暗中沉沦了那么久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,像今天这样,盛装出现在勇利面前。

 

“维克托!”勇利迎上去,伸开胳膊,搭上男人的肩膀。

一丝熟悉的腥甜窜进鼻腔,勇利明白了维克托为何会迟到。

为了不失控,他提前填饱了肚子。

 

“今天的勇利,格外诱人啊。”维克托在他耳畔低语。

 

乐队拉响了新的音节,欢快奔放的节奏充满整个礼堂,维克托手腕轻轻一推,将心思传达给勇利。

 

勇利不再紧张,不再担忧,不再害怕自己跳得太过张扬大胆而招来非议。此时此刻,他只想同心爱的人一起跳支探戈,用他的身体和灵魂,诉说内心的爱慕。

隐秘,火热,不为人知,不流于俗的,心意。

 

TBC

 

感谢阅读!

 

Lo主私心,真的很喜欢探戈!

 

 

 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0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