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维勇】生人勿进 chapter 6

吸血鬼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


chapter 6

 

维克托觉得自己疯了。

他尝了勇利的味道,结痂的伤口已经不新鲜,血液凝固后味道并不纯正,但维克托很喜欢。

他亲吻了勇利,少年颤抖的身体惹人怜爱,又美又易碎,维克托努力克制着,他不能越过的界限在冰天雪地里缓慢消融。

 

怎么办,他要怎么办。也许他应该离开这里,远远离开,远到他嗅不出勇利的气息。

但他很清楚,他根本没有那么强大的意志。

爱情啊,不管是多么坚固的心灵,都会在它面前败下阵来,丢盔弃甲,露出柔软的核。

 

“你疯了。”尤里这样说道

“我知道。”维克托痛苦的把脸埋进掌心。

“我提醒过你,他才多大?”

“十五岁,或者十六岁,我不知道。”

“和我那时候差不多的年纪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金发吸血鬼动了一下,兜帽下的脸从阴影中探出一些,唇线抿得很紧,遏制着。

 

“我不会咬他。”维克托察觉了尤里的怒意。

“但愿如此。”对方答的不冷不热。

“需要我发誓吗?”

尤里偏过视线,颇不屑的冷哼一声。

“免了,上帝都不能约束你,难道誓言可以?”

 

维克托被说得愣住。

 

“大概吧。”维克托喃喃道。

 

“我知道被转变的不甘,”尤里说道,眼睛依然藏在兜帽里,但从姿态可以揣摩出,他正目视远方,“我想你也知道。”

“不一样。”维克托突然想争辩,他也不清楚究竟要争辩什么,却忍不住要反驳,反驳出个“我对勇利是不一样的”结果。

“什么不一样?”

“我爱他。”

“你不过是想折下一朵花而已。”

“不是的…”维克托觉得嘴里发干,他想说的很多,心里鼓鼓囊囊的涨满某种情绪,却讲不出来。

“你的生命太长,你要爱他很久,可能比这颗星球的寿命都要久,你怎么保证不会伤他心呢?除非你们都是抱着消遣的心态,否则,不要动他。”

维克托犹豫了片刻,放弃了解释。

 

“你好自为之吧。”尤里丢下这样一句话,消失了。

 

好自为之。维克托咀嚼着尤里的话,反复揣摩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不该再靠近勇利了,虽然少年干净又热切的眼神令他狂躁,但一个十几岁孩子的倾慕,能持续多久呢?

尤其,维克托并不是勇利想象中的那般好,甚至,他根本不是个人类。

 

维克托走到勇利家门口,那之后的三天维克托都没有出门,每次和勇利见面都是他设计好的,只要他藏在家里,勇利就没有机会碰到他。

他们已经三天没见面了。

 

七点钟,勇利应该回家了,大概也已吃过了晚饭,在写作业,收拾东西。

维克托轻轻摸了摸门锁,这种东西挡不住他,只要他想,破坏这些简陋的防御易如反掌。

但这是勇利的防御。

 

想进去,想去勇利家,想被少年温柔芬芳的气息包围,想融进少年的生活里,想——

想成为他的一部分,一部分生活,一部分生命。

 

“让我进去。”维克托低声道。

“我想进去。”

 

维克托终于放开胆子,敲了敲门,他没有用力,只是用关节轻扣,哒哒两声。

随后是揪心的等待。

 

门开了,少年的小脑袋探出来。

“维克托!”他笑了,惊喜又仿佛是意料之中。

“嗨。”维克托招招手,这个动作十分傻气,但他想不出其他动作来掩盖内心的焦躁。

“维克托…找我吗?”勇利试探着问道,维克托感知到少年脸颊上升的热度,他害羞了。

 

“勇利,我可以进去吗?”维克托避开了勇利的问题。

“啊…啊可以啊!”勇利不好意思的笑笑,好像是为自己的待客不周感到抱歉,他想把门彻底推开,迎维克托进来,却被维克托阻止。

 

少年疑惑的看着维克托。

“我真的可以进去吗?”维克托继续问道。

“可以…啊…”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“维克托你好奇怪啊,怎么了吗?”

少年担忧的抬手,想摸摸维克托的脸颊,维克托捉住少年的手,把他握在自己手掌里。

 

“勇利,我真的,可以吗?”

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勇利迷惑的注视着维克托。

 

无法坦白的内心,和少年纯净如雪的瞳孔。

浓烈的绝望感。

 

维克托放下手,跟着勇利走进屋里,勇利的房间不大,户型比维克托的要小,客厅里只有餐桌,但干净温暖。

维克托拉开椅子坐下,勇利倒了杯热水给他。

“我没有喝茶的习惯…”少年解释着,不好意思的揉揉头发。

 

“这就很好。”维克托接过杯子,热水的温度透过手套,烫得他有些疼。

 

“维克托找我,是什么事呢?”勇利低下头,反复搓着手,不愿意看维克托的眼睛。

 

两个心思沉重,又都密不透风的人,要怎样表露心迹啊。

 

“勇利,”维克托低声说道,“我真的很喜欢你,很想和你在一起,那天,我没有好好控制自己。我想,勇利大概会拒绝我吧,毕竟仅仅是邻居,我又比你年长很多,还是个男人……”

维克托说着,回想起那天勇利红着脸从他身边逃开的样子,在心里叹息着,勇利对他的喜欢,和他对勇利的喜欢,当是不同的。

 

“勇利要是肯原谅我,我们就继续做朋友——”

 

“那我要是不呢?”勇利猛地抬起头,双手紧紧扣在一起。

“维克托这样说话真是伤人!”他说着,泪水从眼底漫上来,他深吸一口气,把泪水压下去,但在开口说话的瞬间,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
“勇利——”维克托被这泪水戳中了心,急忙站起来,去擦勇利泪痕斑斑的脸。

“我不想和维克托做朋友啊!”少年哭着,嗓音抽抽搭搭的,“我也很喜欢维克托的!为什么要认为我就不会喜欢你呢?以为我不会喜欢你,干嘛还要说喜欢我!”

 

维克托把勇利抱在怀里,少年的小脑袋刚好伏在他啊胸口的位置。他哭的很伤心,肩膀抖动着,维克托轻轻拍他的后背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勇利。”维克托耳语般低声安慰道。

 

少年终于止住眼泪,抬起头,望着维克托。他的眼睛因为哭泣而泛红,睫毛湿漉漉的,有种剔透且易碎的质感。

 

“我喜欢你,”他说道,脸颊也泛起一片红润,“很喜欢你。”

 

维克托在勇利的眼睛里,看到了他几百年都未曾见过的阳光。

 

“真的吗?”维克托轻声问。

勇利点点头。

 

“我有个秘密,一直没告诉过你。”

 

维克托缓慢开口,内心的挣扎令他有种撕裂般的痛苦,一个声音拼命在喝止,一个声音又催促他坦诚。

 

——告诉他吧,告诉他,他就害怕了,刚好给你个机会离开,不留任何念想。

——别说出来啊,那样你就彻底失去他了。

 

维克托苦笑,慢慢摘下手套。

毫无血色的手指在灯光下看起来更加苍白。他用指背轻抚勇利的脸颊,后者打了个冷战。

因为维克托的手很冷,刺骨的冷。

 

“那天我舔了勇利的伤口,因为我无法抗拒血液,尤其那血液属于我爱的人。”维克托说道,反复轻抚着勇利。少年瞪大了眼睛,显然是有些害怕,但他没有躲开,维克托不知该高兴,还是该叹息。

 

“维克托,你,你…”

少年眼里是一览无余的恐惧,因为紧张而发抖,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浸得潮润。

维克托捕捉着少年上升的心率,这让他的气息愈加浓烈诱人。

 

“勇利知道吸血鬼吗?”维克托猛然俯身,托起勇利的下巴。他凑近了少年的颈侧,那里有一根动脉正在急速搏动,他张开嘴,藏在唇后的尖牙亮出来,轻轻抵住勇利脆弱的命脉。

 

“我是吸血鬼。”

 

勇利发着抖,不住的喘息。他太恐惧了,但说不出话,也没力气推开维克托,从这里逃出去。吸血鬼震慑一切生命的天赋被维克托发挥到极致——此时此刻的勇利是他手中的猎物,他用蛊惑的语气,迷幻的气息,遏制了少年逃生的本能。

他可以控制那涉世未深,尚且单纯干净的灵魂。

 

“害怕吗?”维克托收起尖牙,凑在勇利耳边低语。他本不愿运用身为吸血鬼的力量迷惑少年,只是想让勇利相信,他不是个精神病人,而是真正的,以鲜血为食的恶魔。

 

“害怕,很害怕。”从恐惧中缓过劲儿来的勇利依然在颤抖,眼神机械的望着前方。。

“还喜欢我吗?这样的我,会喜欢吗?”

 

维克托向后退开,和勇利拉开距离。他很想得到肯定的回答。喜欢,还是喜欢你,很喜欢你,不管怎样,喜欢你。

但是怎么可能呢?人类对未知怀有与生俱来的恐惧,根植于灵魂深处的排斥,厌恶,憎恨,这些在勇利身上不会有例外。

 

他紧紧盯着少年的眼睛,等待一个结果。

他甚至准备好了,转身,离开,再不出现。

 

勇利抬起头,脸颊苍白憔悴,却是笑着的。

无力却真切的笑。

 

“是很害怕,有那么一瞬间,还以为我要死了,可还是很喜欢维克托。”

“害怕,但还是忍不住要去接近。”勇利说着,伸出手,小心翼翼的抚上维克托的脸颊,轻盈温暖的触摸。

“即使是这样的维克托,我也,很喜欢。”

 

若是神明肯施舍给维克托半点爱,那就是胜生勇利了。

 

“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啊。”维克托闭上眼睛,如果他还有眼泪,此刻一定是已经哭了。

 

 

TBC

 

感谢阅读!

情人节快乐呐~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80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