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贺红】原色 Chapter 2.2

Chapter 2.2


【贺天】

 

打发走各路前来问候的合作伙伴,我挑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。

穿着礼服的男男女女,闪着光的酒杯在手里晃啊晃,笑容展开的时候,眼角含着不动声色的审视。

这是我赖以生存的土壤,谈不上健康,但该有的都有,不论好坏。

 

我在人群里一眼就找到了他,那种鲜艳的发色,很难被淹没。

有女人在他身边,他好像说了些什么,女人笑了,轻轻抬手掩住嘴。

那时候怎么没看出来,他这么有女人缘呢?大概是成熟了些,戾气渐褪,温润的气质,更容易让人接近了吧。

浑身是刺的人,现在也学会不卑不亢了。

 

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,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。李宗盛说的,真狠,字字诛心的男人。

当然,我也在那段感情结束后,毫无悬念的得了一些后遗症。

比如每遇到这种热闹喧哗的场合,我都会想起2007年的最后一天。

我们一起跨年的那个夜晚。

但那分明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场合,安静到像是要沉进水里一样。

 

大概是越热闹,越容易想他吧。

我年少时的梦。

 

从我家的落地窗,可以看见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。吃过饭后天就黑了,我俩坐在床上,关了灯,凝望着窗外的繁华。

 

“你有没有想过以后?”他问我,用平常的语气。

“有啊,当然。”

“会想什么?”

“你。”

他笑了,被淡淡霓虹照亮的侧脸很柔和,平日紧缩的眉头也舒展开,那是在我面前才有的模样。

“贺天,你怎么看,同居这个事情。”他拿捏着措辞,犹豫,停顿。

“住在一起,才有个家的样子。”

“仅仅是住在一起么?”

“不是的。”

 

当然不是。

我需要的啊,并不是那些普通情侣一样的小打小闹,偶尔无伤大雅的吵吵架吃吃醋,为一个游戏闹情绪,或者是纪念日的礼物没送到位而怪罪对方“不在乎”了。这种感情,看起来好幸福,有来道去的,充斥着青春的酸涩和甜腻。

我和他,都没有这种感情。

我们要的是同样的东西,要的是“人”。

是晚上回家有热饭热菜和暖黄灯光,是我开着电脑写策划时他安静坐在桌子对面复习课本,是猫跳到膝盖上喵喵叫,他起身问“你饿了么?”,是夜里睡觉时有个人可以抱在怀里,呼吸均匀,心跳有力。

 

我们比同龄人现实,也比同龄人成熟,更比同龄人孤独。

 

对了,孤独,这是整个故事的起源。

——“因为孤独而爱,这样好吗?”

——“爱源于孤独。”

 

“贺天…”他凑过来,手指柔软的勾住我的脖子,气息痒痒的划过去。

 

我突然明白他想要什么了。

用身体去感受一个人,远比用听觉和视觉来的更深刻。也许若干年后,我们忘了彼此的容貌,声音,气息,但是初次接吻时,舌尖不可思议的柔软,一定可以被记住,深深记住。

 

那就做吧。

在黑暗中接吻,气焰嚣张的咬住他的嘴唇,像打斗的野兽一样滚在床上,抚摸彼此身体。

他抬起胳膊把衣服脱下来,我才注意到他原来那么瘦,肌肉绷紧时肋间的骨骼纤细分明。我抚摸他背上的骨节,一寸一寸,从后颈直到最末端。总觉得那嶙峋的后背有种孤独感,像陡峭的山崖,高处不胜寒的凄美。

他在发抖,害怕,或者期待,我不知道,但他很安静,除了紊乱的呼吸外,什么都没说。

他在我的手指间释放,整个人柔软的靠在我怀里,霓虹照着他的眼睛,慵懒倦怠的性感,带着恶意戳进我心里。

怎么办呢?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

我抓着他的手,伸向我胯间的欲望。

他有些疑惑的望向我。

“没关系,以后日子还长。”

 

我不打算做更多,妈的,这么一说就显得我很不男人,但是我必须承认,我害怕了。

当然不是那种,通常是女孩子们会在意的原因,我只是,舍不得。

可能我仅仅是在努力让自己和渣滓划清界限,装出一副克制的样子,无非是企图给他留个自由,将来我离开他,他不会太难过。

所以说啊,我是个多精明的人,打一开始就没拿出为他豁出一切的底气。

当时的我以为,索取的少些,将来欠的,也就少些。

有谁能回到十年前给我来个耳光?

不会的,一点都不会少。爱情是什么?是能掏出来放在秤上几斤几两称重的么?那他妈当然不是。爱情啊,才不管你给了多少,欠了多少,哪怕仅仅是一眼,它该多深,多疼,一点都打不了折扣。

 

烟花在窗外绽放,花花绿绿的光斑洒下来,连屋子也照亮。

我抱住他,下巴垫在他肩膀上,这样他就不能看到我的悲伤。

我爱你。我在心里轻声说。

你最好忘了这一点。

 

即将迎来的2008年,这个国家和我们都灿烂又多灾多难的一年。

我就要离开你了,希望你能勇敢些。

你看,我真的是个十足的混蛋,放弃了你,却还要你勇敢。

 

大厅里有钢琴师在弹Starlight memories,很轻很缓的曲子。

此时此刻我只想诚实的大哭一场。

 

他转过头,做出顾盼的姿态,视线与我相遇,一如很多年前,我们走在学校,在擦肩而过的楼道,在人声嘈杂的篮球场。

 

我冲他举起酒杯。

他顿住,随即笑了,抬手回应了我的邀请。

敬你一杯吧,莫关山,敬你的年少无知,敬我的自以为是。

我干了,你随意。

 

仰起头,闭上眼,直到杯子倒空。

睁开酸涩的眼睛,看到站在面前的男人,和我相似的面孔,却是比我更冷峻的表情。

 

“过得不错啊,你。”他开口。

“哥?”我下意识的站起来,“找我有事?”

“我听说你这里,新来个姓莫的?”

我点点头。

他眯起眼睛。

好吧,好吧,我就知道,命运怎么可能给我这种人安排皆大欢喜的结局呢?它能允许我们相逢一笑泯恩仇,就已经很开恩了。

 

 

TBC

 

感谢阅读~


快过年,各种忙乱,更新就要先放一放了。

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顺意。
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44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