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蝉

一个自顾自讲故事的人

不太会聊天

【贺红】关山难越

年龄从初中改成高中。

短,完。

贺天视角。两小时堆砌的小故事,时间线跳的很快= =有机会再展开写

HE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“贺天,永远都不会背弃莫关山的。”



1、

我叫贺天,我有一个爱人,叫莫关山,“关山难越”的关山。

 

2、

小时候我经常想,在别人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?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说,父亲喜欢长子,那我就是不被喜欢的次子了?

是就是吧,贺家不需要两个继承者,我也落得清静。

但这不意味着我可以心安理得的软弱,即便什么都不争不抢,也还是会被恶意和麻烦缠上身。

活在大人的世界里,谁会怜悯你是个孩子呢?

 

3、

遇见关山那年,我15岁,哥哥已经挑起了家里一半的事务,父母依然忙着各自的工作。我自己生活,空荡荡的大房子,夜色四合时,像个沉入海底的船。

 

习惯就好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总有很多无法改变的现状,比如出身。

 

关山和我不一样,虽然他可能也在抱怨着同样的事。

“出身”,沉甸甸压在肩膀上的一副担子。

 

最初注意他并不是因为喜欢,而是略微的不满。

他是个无理的人,嚣张且放肆,无视规矩,我行我素,带一身青春期男孩过于自负的痞子气。

 

何必呢,明明是没有资本的那一类。

 

因为一些事情,一来二去也算是混熟了,我私下里也打听了他的情况:父亲入狱,家道中落,母亲一人带着他,在这个世界里讨生活。

也许命就是这样,不吃这种苦,便要吃另一种;没受这份孤独,便要受另一份。我和他,截然不同的家室,却承受着相似的痛苦,流着相似的眼泪。

 

这大概就是我当时毫不犹豫,深深吻住他的原因。

我没有把“吻”定义为多么华丽的东西,我只是想让他觉得不那么孤单。

可他却哭了,委屈又羞愤,恶狠狠的说着讨厌我的话。

那之后我发现,他是特别容易掉眼泪的人,不管是发怒还是伤心,都会眼眶发红,好像喘口气就会跟着哭出来似的。

 

“别硬抗啊。”我这样告诉他。

我要求自己做个强者,即便不够强大,也至少要坚忍,就算被苦难按着脑袋在地上砸出血都不能吭一声。

却看不得关山眼眶泛红的样子。

 

难过就哭出来,自己解决不了就来找我,没处去了就和我回家,我什么都有,也什么都能给你。

很想这样告诉他,但还是说不出口。

 

4、

事情变得不可收拾,是在毕业之后。

 

高考结束的那天下了大雨,我们从考场出来都没回家,搭车跑到烧烤摊吃吃喝喝,随后又转战酒吧。

那个晚上很混乱,记忆碎且杂,有人在哭有人在笑,有人喝醉了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有人要去表白,颤抖着手给喜欢的人打电话。

 

我坐在角落抽烟,关山在我旁边,他喝了酒,安静的像个小孩子。

“怎么样?”我问他。

“还好。”他仰靠在椅背上,头顶的球形吊灯把他的脸照得斑斓,像是打碎又重新拼好的玻璃器皿。

我能感觉到他的难过和迷茫,结束之后就是开始,而他该如何开始呢?

我们都该如何开始呢?

 

“关山,”我喊他名字,“关山。”

他有些迷蒙的转过脸来看我,酒精让他昏沉且毫无防备,平日习惯皱起的眉头也终于舒展。

“我考砸了。”他看着我,这样说道,湿漉漉的眼睛闪着光。

我伸出手揽过他,让他靠在我肩头。他没有反抗,酒精用好了真是个好东西,我想。

“读不成大学,妈妈会很失望吧。”他絮絮的说着,头发蹭在我颈窝上,痒痒的。

“没关系,你不是早就想去工作了吗?”

“那不一样,不一样啊。”他声音开始发抖。

我抬手抚摸他的头发。他习惯把头发理得很短,并不柔软的触感,就像他本人一样。

“就算是说着没关系,无所谓,可以去挣钱了,可以自食其力,那样也挺好,但是,但是——”

这样的关山让我无措。

他第一次如此坦白的表达内心。

“——怎么会没关系呢,怎么会甘心啊。”

他终于哭出来,小心的吐着气,肩膀轻颤。

 

再一次,保护欲撞得我胸腔发疼。

 

“关山,看着我。”我扶着他的肩膀,让他坐直身子,好好看着我的眼睛。

他带着泪痕的脸让哦喉咙发痒。

“人活着总会有很多困难,当然也总是会不甘心,生活艰难得看起来不公,但是,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的。路很难走,如果一个人的话,就会显得更漫长。”

我俯下身,捧起关山的脸。他在发呆,或许是被突然严肃的我吓到了。

 

房间里引起一阵骚动,人们不约而同的看着我们。

 

“你的名字,关山,总是让我想到关山难越这句话,但是那又何妨呢?你要记住,不管身在何方,天空永远在你背后,在你眼前,只要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得到。”

 

“天永远都不会背弃你的。”

 

“贺天,永远都不会背弃莫关山的。”

 

有人借着酒劲吹了声口哨,有姑娘尖叫,有人鼓掌,可能还与人拿出手机拍照。

 

他哭了,眼泪落下来,渗进我手心里。

 

我吻住他的嘴唇。想到上次我们接吻,那看起来就像个玩笑。

这次不一样。

不是玩笑,也不是为了让他感到不孤单,不是一时兴起,也不是少年恶作剧一样的尝试。

 

我想让他知道,我是爱他的。

我想让他知道,不管前路如何坎坷,我贺天,永远会保护他。

 

他的嘴唇在发抖,舌尖是记忆中的柔软,这次他没有推开我。

 

“关山,和我在一起吧?”

我放开他,这样说道。

 

5、

我叫贺天,我有一个爱人,叫莫关山,“关山难越”的关山。

从18岁开始,我们在一起十年了。

这十年,我建立了的自己的公司,不再以贺家的名义活动。

我独立出来,终于活成了自己。

当然,这些都得益于我的爱人,要是没有关山这么好的助手,我不会有今天。

 

“十年了,关山。”开车回家的路上,我这样说道。

“记得真清楚啊,你。”关山笑了。

“是啊,每年高考都是我们的纪念日。”

 

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。”关山忽然这样说,他的目光渺远的飘向车窗外。

我看着他的侧脸,看着他被我吻过千遍的唇线,看着他的眼角眉梢。

 

“我。”我轻轻回答道。

 

他笑了,转过脸看着我,眼角发红。

我知道那不是难过。

 

End

感谢阅读。

(都看到这里,给个红心好不好,透明写手需要动力啊……)

 
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222 )

© 十一月蝉 | Powered by LOFTER